楷楷生日更新!!!小美女们别等了!!!



你呀,你呀。

年少颇多动心。
却唯对你心动。

掉头一去是春风满面
回首再来亦赤诚少年



There is a sleeping dragon in the depths of the forest.

[周叶] 包养绯闻(中)

包养绯闻(上)←please click

全部文章整理←please click




包养绯闻(中)

江波涛的内心如何慌乱周泽楷不知道,反正他坐这搂着叶影帝笑的相当安然自得,丝毫不管小报记者随时破门而入。

但叶修不是老板,不能白闲着,江波涛勒令他寻找文章中的明显错误好在发布会上一一反驳。叶修只能捧着周泽楷的手机,苦哈哈的翻来覆去看了六遍文章,终于发现一处,瞪大眼睛抬头问周泽楷:小周,我俩第一次见面是在四月还是五月? 周泽楷思索半秒,摇摇头,不知道。 叶修撇嘴,明显不信,说你这个第一次和我逛街三百天都要纪念一下的人怎么会记不得。 周泽楷的回答依然是摇头,真不记得了。

主要怪事情发生的太凑巧。那天某个富家大少被他讹了一笔仍毫无知觉,还兴高采烈的拉他去玩。周泽楷有点良心不安,便顺势答应了。 一到地点他就开始后悔。那个富家公子确实是个草包,不适合商场。对重要合作方挑的招待处居然是个到处都是狂欢人群的普通酒吧。周泽楷无语,想着不能太挑,更不能摞面子走人,只捡了个相对偏僻点的小隔间,让江助理挡挡人们的视线。

他沉默着,眼睁睁地看富家公子自己跑去浪,完全没有半点周泽楷脑内预想的优雅沟通下笔生意的场景。周泽楷也不火,端个酒杯,眼睛四处打量,不多时便停在酒柜前无法移开。

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叶修。一个omega,没个正形的坐在柜台边,身边萦绕着淡淡的信息素毫不收敛,拽拽的翘个二郎腿,摆明了就是在勾引人。可他又穿着白衬衫,背着个大大的提琴箱。酒保询问了好多遍也不点酒,就坐那抱着个豆奶慢慢吸,似乎还挺纯。

正巧叶修的目光也投了过来,像一根羽毛,轻轻悄悄飘过所有人,最终定了选择,落在他身上。柜台顶上的小橘光笼住叶修的眉眼,给整个人都描上一层暧昧的油彩。

叶修轻咬吸管,对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他的眼睛亮盈盈的,似是盛满了一颗明亮的星。

周泽楷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倒流回心脏,再在一个瞬间全部喷涌而出。流淌至四肢静脉,流淌至山川河海。

周泽楷回想自己短暂的数年人生,从未出过差错,可过得也毫无波澜。他明白叶修那一笑意味着什么,也明白他要是回应了又意味着什么。周泽楷是个万事都得思虑周全的性子。家族名誉前途,任何一样垮下来都能把他人生将近二十年的努力都毁掉。可他缺席多年的叛逆心理也接踵而至。他就是不想活的太过清醒,以至于忘掉人间的滋味。

也许他需要一个错误。一个颠覆一生的错误。

于是周泽楷迈开了腿。


接下来的事发生的顺理成章。叶修带了点醉翁之意问他想听唱歌不。周泽楷点头,还以为叶修只是随便敷衍一下,让江波涛不起疑心地离开,结果他就看着叶修莫名其妙从大提琴箱里摸出一把吉他,灵巧秀气的指尖在琴弦上瞎抓,弹出一手根本不成调的前奏。叶修就和着这样的伴奏撕心裂肺的倾情献唱了曲丧命版祝你平安。效果挺明显,成功把衷心跟随的江波涛助理吓退告辞。

周泽楷趁机拉叶修出酒吧大门,在附近的一家小宾馆忍着他人瞩目开了间房。说出来可能他自己也不太信。他的目的只是单纯想和叶修谈一下理想人生抱负。

谁知叶修进到门内里就把周泽楷压到门板上,开口第一句话:包我。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说:为什么。

叶修笑嘻嘻的开口:因为我要钱,你有钱啊。

叶修直接得都把周泽楷噎着了。对未来的金主都不愿意哄哄,连个一见钟情的借口也没有,还真是厉害。

还好周金主不介意。他还是跟做正经生意一样,郑重地跟叶修握手,轻声说了句:成交。


周泽楷回想这段经历总觉得他是在叶修唱歌的时候真正对这个人感兴趣的。不是周泽楷审美独特,而是叶修眼里的光芒吸引到了他。那是自由的光芒,是为了理想能够一往直前的无畏光芒。他在商场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每步都走得小心翼翼,连冲动时刻都很少有,好像是真的永远都无法拥有那种锐气。所以他羡慕叶修,想拉这么耀眼的人一把。

这一拉就把自己陷进去了。谁知道他周泽楷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周泽楷刚开始所谓的包养就是腾出栋别墅安置叶修。那别墅多年没人住,除了卧室有张大床什么家具都没有。叶修跑过来,逛了两圈,点点头,满意的说了句很好很好,便打算扑到床上。周泽楷急忙抓住他,问他行李呢。叶修茫然了一下,说没有啊。就我这身衣服。

周泽楷无语。房子重新装修一下是肯定的,现在这样还不能住人。看情况还得给叶修置办几套衣物。差人去不放心,只能自己亲自挑。新家具总有点味没散。叶修提溜着一堆名牌新衣跑来跟周泽楷暂时性同居。


叶修虽后来被称为影视教科书,可离了影视什么都不是。人到了周少身边依旧死性不改,熬夜抽烟泡面一样没落。周泽楷催叶修睡觉,回复总是好了好了,到后期叶修直接锁门,把周泽楷一人幽怨地安在门外。也不知谁才是被包养的小omega媳妇。

周泽楷抱怨过,总思虑着怎么把人拐上床然后就不让下来。但有天他三点起夜,看着书房灯还亮着。开了门发现叶修正跟吴雪峰商量该怎样对接的一部网剧剪辑。那剧本特别狗血 。放别人的公司三小时随便摆几个粉红泡泡就可以完事,叶修偏要打造成大片档,这效果和资金就得斟酌斟酌。叶修边说边打手势,偶尔认可对方就点点头。不认可就嚼着泡面,跟松鼠一样鼓着嘴巴子拼命摇头,完全意识不到对方看不见。

周泽楷好笑的关上门,跑去给不称职的被包养者叶修热了杯牛奶。


周泽楷平日工作忙,叶修又是夜猫子,两人时间总凑不到一块。周泽楷惭愧,特地挪了三个合同,托了点关系,定了个高档餐厅准备升华一下感情。结果刚到家,周泽楷就发现他对叶修的认识产生了严重偏差:叶修不是夜猫子。叶修什么时候都有精神。只针对工作方面。

周泽楷没办法,看看工作进度估计去不了了,又无法撇下叶修,只能跑去厨房系好围裙,做了几道家常小菜,又搬个小凳在旁边等叶修完事。

事实证明周泽楷确实有先见之明。叶修忙到一半,瞅着七点半了,短信中二人预定的时间早过了,正主就坐那静静看了他四小时呢。叶修登时少有的一丢丢良心不安,一眼瞟过去,穿着小猪佩奇粉红围裙的周金主跟被扔到冷宫的妃子一样,相当哀怨的看着他。叶修被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换来一句闷哼。哄金主高兴可是小情人的天职。于是叶修摆正表情,假意咳咳,问:小周下午没事啊?

是没事。都拿来看你了。周泽楷罕见地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情绪一览无遗。

叶修情商终于从剧本中男主那偷回来一丁点。他单手撑脸,半个身子倚在书桌上,甜甜腻腻地对周泽楷笑。

他眨巴眨巴眼睛,操着那双骨节分明,揉起来手感特别好的手戳周泽楷的脸,用老板的语气严肃教导:小年轻怎么这么没耐心呢。不知道终生大事是要等一辈子等来的啊。

周泽楷看着叶修笑啊笑,感觉自己像坐上了一团棉花,叶修只给他吹了一口气,只需要一口,他就飘到天上去了。


他忽然想开始正式追叶修。

周泽楷没包过人,业务不太熟练,得去请教前辈。他的社交圈子还挺简单,就父母安排的那几个有家族交易、从小玩到大的损友。虽说各个拿出来都是摆得上头条的年轻俊杰,可被压久了,好不容易逮着几个年龄相仿的熟人,聊的话题不知不觉就从资金的有效运转运转到男欢女爱上。

几位朋友可以说是什么都试过,提到自己的罗曼史神情就开始荡漾。轮到周泽楷时,众人沉默了两秒。黄少摆摆手说算了吧算了吧。这人注定孤独一生了。 虽然话是难听了点,理却在的。想当年周少成年生日宴,好几个貌美如花的千金环绕。其中最为大胆的S市第一美人许小姐整个人都蹭了上来,扯着衣领喊热。周少霸气,直接掏出一板抑制剂,喷了许小姐一脸,还好心塞给对方两只。这事现在都为人津津乐道。还有传言说周少不能人道,叶修翻到这条八卦时眼珠都快提到天花板了。

众人直接打算跳过这位直男大少。就在喻少刚开始微笑,说自己在追一个北戏才子时,周少才幽幽开口:有的。

全场寂静。

有的...?你有什么?小情人? 孙少失手差点摔烂了茶杯。

不是。 周少摇摇头。他想跟人过一辈子。柴米油盐俗不可耐的一辈子。那不是小情人,那叫伴侣。叫爱人。可是他转念一想,他最近怎么暗示叶修似乎都没效果。没追到手,说小情人也对。于是他又点点头。

王少一看就懂了。满脸给人算天命的高深莫测样,指点道:周少,玩玩就好了。别动心。你才接了周老先生的位置,某些人盯得紧得很。

就是就是。 黄少深有同感般接嘴附和。虽然谁都知道黄少天感情经历无限趋近于零。他说:被包养的只要给足了脸就会开始要这要那,成天拿分手或曝光威胁换取更高利润。不能太宠了。

这话戳到周泽楷痛处了。他不怕花钱,不怕丢人,就怕叶修离开自己。他怕叶修到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跟另一个alpha扯一张终身证,生两个顽劣童,把多年前与自己有无限瓜葛的周泽楷抛之脑后,半点不提。周泽楷光是想想那样对着别人捧着脸,笑得甜甜蜜蜜,跟他人腻歪的叶修就感觉心都被挖了一角。又空又痛。


所以周泽楷听进去了黄少的话。他护着叶修,不让他受任何伤,又不肯给叶修讲,怕泡个面都要给他拍照发微信炫耀一下的叶修嘚瑟。嘚瑟完就开始膨胀。膨胀起来就飘了。飘了就再也找不着了。


平心而论,周泽楷算是个好的金主。有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给叶修摆平,有什么别人哭着喊着想要的名牌限定新品,不管合不合适,他都第一时间给叶修包下来直接送回屋。可叶修却不是一个好的小情人。基本上周泽楷买回来给他用的好东西都被乱扔,香水当花露水、手帕当抹布的情况比比皆是。他也从不顾周泽楷在想些什么,该跑去哪玩就跑去哪玩。出了事,等可怜的江助理擦完屁股,被周泽楷假巴意思训了两句,他还要张牙咧嘴去年凶周泽楷,嚷嚷要让金主睡一个月沙发,就仗着周泽楷说不过他。

叶修出了事也不跟周泽楷撒娇。他很牛逼,他直接不告诉周泽楷的。当年叶修因不拍广告被嘉世老板骂死,一代大影帝就跟个小孩子一样站办公桌前,边听陶老板逼逼边戳手指,不甚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路过探班的周泽楷正好撞破怕他还以为陶轩是以前豪放的拿出全部家当,没有半点退路,就这么放权任着叶修胡闹的陶哥。

不过周泽楷也得感谢陶轩。知遇之恩也好,兄弟之谊也好,他总归是帮过叶修的。再者,如果不是叶修和陶轩实在不会花钱理财,叶修也不会找上周泽楷。

叶修被周泽楷说过好多道也不知道改。据说叶修一签完息影相关事宜的合同就跑去嘉世楼对面的私人影院应聘服务员端茶送水。老板娘自称叶秋死忠粉,叶修却在她手下工作到上周才被认出来。亏了叶修还每周六都在播放“叶秋经典片段放映”活动的投影仪底下给怀念叶秋的各位抹泪顾客送餐盘送水果。

这才是最令周泽楷气愤的:此等大事他居然毫不知情。他以为叶修只是玩心重,和苏沐橙到处瞎逛跑片场过瘾。他惯着叶修的后果在全明星周末上揭晓。他坐在贵宾席上,看轮回旗下艺人杜明亲自上阵与观众飚演技。杜明是真的运气差,跟一个抽上台的美人胚子PK。抽到的演绎人物是音乐家。那姑娘出道后被爆出来,是音乐专业,表演这角色还不是信手拈来。被虐了三回合,投票口碑大幅落后后杜明还不服,外援叶修就戴面具上台了。自定义角色,时间是音乐会后的庆功宴,叶修十分绅士的邀请姑娘跳舞,剧情居然还能跟前边连上,还搞了个反转。这一通无实物表演操作直接把全场吓得鸦雀无声。叶修惊艳了,周泽楷生气了。叶修当天没答应跟他同坐贵宾席,说是要参加公司活动,不去会被锤。周泽楷心底万分不爽身为老板也不能不去自家主场的全明星。于是周泽楷就这么被驴了。

周泽楷盯着顶端大屏导播故意打出的特写,目光只注意到空座位旁的两位大美女,越看越不是滋味,于是滥用私权差人去调查了一下。看到结果时周泽楷无语了。还真是公司活动。周泽楷也是此时才知道,叶修不是出去瞎玩的。是主动去当服务员被人使唤的。他的叶影帝,他捧在心尖尖上的叶修,被人使唤了半年,他却浑然不知。


叶修天生皮。哪怕被嘉世“特地关照”周末也要跑出去拍戏。大片场不敢收就小片场,那种嘉世查不到,零宣传,播出去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的小片子,而且还只能演个死人的两秒戏份。可叶修就算演个龙套死人也相当认真。表演中枪。就算是一个玩具枪打的小圆粒砸他身上,他瞳孔都得先缩小成针,再慢慢放大,最后再变得涣散无神,似乎再也聚不起焦。这还不够,手指也得连带着前伸乱刨几下。最后整个人硬邦邦的砸到地上,发出轰隆一声闷响,听着都疼。

据叶影帝理性分析该系列举动是为了表现对生命的渴望,与死亡将近的绝望痛苦感。听得周泽楷心底呵呵一笑,暗道你又没死过,你懂什么。但是每次一看到叶修表演出来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总能把他心摁得喘不过气的。

拒绝导演的热情邀请后的叶修总是掸掸简陋戏服上的灰,快快乐乐领盒饭,然后走人,跑到下一个片场毛遂自荐。

也正是这一幕让周泽楷撞着了。他那天没告诉叶修,他是带了一干保安跑来亲自抓人的。结果就站那看了半小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默默走了。没办法。叶修热爱那个职业。这是他拦不住的。怎么也无法拦住的。这人的脾气是他惯的,后果自己也得受着。


偶尔午夜梦回,周泽楷忍不住惊醒,在黯淡无星的夜晚他突然感到无望。他抚上叶修的脸,想着如果叶修能就这么演着小片子下去就好了。永远留在他身边就好了。就让叶修永远停留在三届影帝封神的时代,而不是在吃青春饭的娱乐圈慢慢消磨至失去一切荣耀,背负所有骂名。他为什么反对叶修回演艺圈?因为叶修要不就混的很好,再度收获许多想嫁给他的小姑娘。要不就混的很差,被很多人贬得一文不值。这两种结果周泽楷都不乐意看到。

好多小事他施个压或者掺一把就能走向结局。可他如果这么做了,叶修势必会恨他,离开他。得不偿失。

周泽楷靠在床头,听着叶修绵长的呼吸声,头一次感到如此无力。

你看啊。叶修。 他想。 你多厉害。我所有的好都使在了你身上。所有恶也都因你而生。


后来的日子过得安安稳稳。周泽楷仍然别扭的护着叶修,叶修也依旧到处瞎晃。周泽楷找到了秘诀:只要不说出口,叶修就找不到理由离开。说不准,拖一下,就一生一世了呢。到他都老掉牙了,走不动路了再慢慢给叶修告白:你看啊,你都多老啦,除了我谁要你啊。实在不行,一起做个伴也成啊。

周泽楷深信。不说出口,就不会有拒绝。只要能和叶修一起,什么正大光明的名分都没有也成。他堂堂周少,养一个小明星绰绰有余。但是他这辈子也只养得起这一个叶修。

周泽楷始终把自己藏的很好。除了一日,惯例应酬完,他坐在车上准备回家,突然看到路边的一家珠宝店。硕大美丽的钻石摆在橱窗,在灯光照射下流光溢彩,绕是周泽楷这位奇珍异宝当摆设使的大少爷都被吸引住了。他连忙叫停车,在店里逛了半天,精挑细选出一个戒指。那戒指是铂金环,外边有点云状花纹,看不出特别。只有环内里才挖了个暗格,装着颗小小的钻石。

这格调和周少的霸气阔绰根本不搭。可周泽楷盯着样图左转右转,越看越喜欢。他不就是把那么一颗心藏好,小心翼翼的送给叶修了吗。

周泽楷比了比手,量出尺寸。他再靠着记忆给叶修比了比,基本完事。他当场付清尾款,戒指没过多久就拿到了。

装备到手,怎么送出去是个问题。他想隆重一点,约个餐厅,清场玫瑰香烛准备完毕,结果叶修当天一个电话打过来说要陪苏女神逛街,天命不可违。他想随意一点,在叶修睡觉的时候放在他的枕边,然后再给他一个惊喜。谁知叶修又说要上班,六点眼睛都睁不开就晃晃悠悠跑去洗漱,根本没看到小盒子。他想揣叶修包里算了,让叶修自己琢磨,结果当天叶修的包包就被不见了。找回来时,戒指没了。等江波涛派人费了好大番力气找到,毕恭毕敬送到周泽楷手上时,周泽楷认真端详着手里的戒指,一时起的兴早就凉了个透。

周泽楷想,也许这就是天命。不信你看,叶修那天到底没跟苏沐橙逛街,他有个脚痛的理由。叶修那天上班还是迟到,他有个堵车的理由。叶修的包包不见了,也有个被小点叼走的理由。怎么叶修这么精明一个人,就是提溜不出一个不回应周泽楷的理由。


那段时间周泽楷父母催他结婚催得紧。以前是事业紧张,现在都行业一霸了,不考虑终身大事过意不去,他手机里头光是微信传过来的姑娘照片就上百张。周泽楷自认是个孝子,可他心里早就有了人,看群芳的脸就跟浆糊一样。都浑。只得随便敷衍一下就当此事作罢。

结果有天半夜完事,他去洗澡。叶修醒着,瘫床上惯例摸他手机乱刨,周泽楷的密码永远是叶修生日,叶修轻易就能解开。那时正好赶上他爹妈给他发微信。叶修兴冲冲地用周泽楷的身份聊了起来,最后回了两句:漂亮吗?哦,我就喜欢好看的。人怎样?哎哟,这么厉害的啊,肯定得见啊。  周泽楷就这么被自家小情人卖了出去。

话放出去了,虽然不是本人,约定还是得遵守的。毕竟能成为周少的夫人候选人单论背景都不容小觑,得罪哪个生意都难做。周母也直接跑到他办公室堵人。一堆照片扔过来,放话:挑吧。最少十个。周泽楷无处可逃,只得拿起照片,一张张选:这个眼睛像叶修,见。那个鼻子有点像,见。哎哟左上角那个好,爱好清清楚楚写了喜欢叶影帝的n部作品,一张签名照直接搞定。那边那个会厨艺,太好了,可以请教一下她如何做排骨,叶修最近瘦了不少。周泽楷就以这种莫名其妙的评分标准挑出十个可怜姑娘。

周泽楷星期天在等第六个姑娘的间隙理性思考了一下。为什么别人的恋人是翻微信看男人有没有其他姑娘,他家那位是翻微信多给他弄几个姑娘。真是奇了怪了。


后来周泽楷父母貌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再疯狂给他相人了。可就算他回家过个年,刚下车周家双亲就言语暗示周泽楷快娶个商政千金,搞好合作关系,让周氏企业的名下资产再翻一番。再说了,娇俏贵夫人摆出去也体面。

当时周泽楷是怎么回应的来着?他忍不住细想。

哦。他好像什么都没说。提着行李箱,冷脸跑回了给叶修那栋别墅。

别墅里的饺子几百年前就过期不能吃了,冰箱里近乎空空荡荡。周泽楷从公司赶回去,饭也没吃,肚子叫得比鞭炮还欢。于是叶修屈尊给他下了碗方便面,让他凑合凑合。周泽楷吃人嘴短,决定暂时不训叶修哪来的五箱方便面了。他有点凄凉的坐椅子上,安安静静地吞下被叶修煎得稀奇古怪的蛋。蛋里还有点黏黏腻腻的流黄,好像不怎么熟。保守估计这也是周少人生中吃的最为寒碜的一顿团圆饭了。

叶修就在旁边撑脸看着,突然笑嘻嘻地问了一句:“江波涛不是说你春节都和家人一起过的吗?你不回家的啊?”

周泽楷闻言不语,轻笑,乖乖把碗端去厨房开始洗碗。叶修自讨个没趣,也只撇撇嘴。跟周泽楷一起七年,他早就习惯自说自话。叶修跑去打开电视机,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把声音开到最大,让欢声笑语溢满房间,再招呼周泽楷一起看春晚。

而周泽楷此时甩甩手上的水,打开厨房门,站在走廊暗处也不开灯。正巧窗外哪家小孩放的烟花带着巨大的声响一跃而上,炸开,火星子四溅拖下长长的尾巴,光都映在叶修脸上,好看的不得了。他觉着这黑咕隆咚的,叶修也看不清他。于是周泽楷斗胆,悄悄把兜里的小盒子又摸了出来,郑重地拿起戒指放在眼前,远程比划了一下,让指环把叶修整个人圈住。

周泽楷犹豫半晌,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收了回去。他看着乐得没个正形的叶修,小心翼翼的看了半天,才敢低低回给自己一句:


“到家了啊。”




包养绯闻(中)FIN.

中只是为了补一下细节回忆啦。下一定会到发布会的!(废话

其实是写完了的。想再改改结尾。拖一星期啦么么哒。




》2018.04.14 16:50 全文小幅修改。增加了部分内容。

》2018.05.06 23:18 小幅修改。对是否能填坑已产生疑问。

》2018.07.31 10:10 坐车随便修了修

评论(10)
热度(192)

© 念卿意 | Powered by LOFTER